知识产权IP许可

著作权法规定的人格权

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讲,由人类的创造性工作产生的任何权利都是知识产权。对此类权利的保护确保了科学,技术,艺术,文学等各种领域的进步,以鼓励和奖励创造力。因此,对于国家经济技术发展的持续增长,知识产权保护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[1]

根据1967年7月14日在斯德哥尔摩缔结的建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(WIPO)的《公约》第2条(viii),规定知识产权包括与以下各项有关的所有权利:i)文学,艺术和科学作品; ii)表演艺术家,录音制品和广播的表演; iii)人类努力各个领域的发明; iv)科学发现; v)工业设计; vi)商标,服务标记以及商业名称和名称; vii)防止不正当竞争;以及在工业,科学,文学和艺术领域的知识活动产生的所有其他权利。[2]

公开权或人格权是保护名人身份的商业利益的一项独立权利。公开权或人格权的整个概念都基于这样的理论,即名人对未经授权利用其身份有兴趣。[3] 有多种来源可以塑造“宣传权”的概念,但是其中大部分是由19世纪后期开始写下的有影响力的文章所开发的。路易斯·布兰代斯(Louis Brandeis)和塞缪尔·沃伦(Samuel Warren)于1890年率先撰写关键文章。[4] 本文主要涉及隐私权的概念,并且能够成功地改变人们对隐私权的认识。但是,“隐私权”和“公开权”之间的根本区别尚待发现。

大约60年后,Melville B. Nimmer写了一篇文章[5] 引入了公开权的概念。著名的法学家随后观察到,尼默(Nimmer)处理公开权的方式正是沃伦(Warren)和布兰代斯(Brandeis)处理隐私权的方式。[6] 尼默(Nimmer)在他的文章中认为,名人的当下要求并没有解决对隐私的不合理侵犯,而是他们需要一些权利来控制其身份的商业价值。[7]

在随后的几年中,威廉·普罗瑟(William Prosser)撰写了一篇文章[8] 关于隐私,并指出了隐私权下的四种不同权利。首先,是对个人隐居或独处的侵犯;其次,是公开披露私人事实;其次,任何虚假宣传都会使人蒙昧;其次,是为了被告的利益而使用自己的名字。前三种权利是在“独处权”的基础上起作用的,但是,第四种权利被解释为“公开权”,从而在个人的商业开发中保护了金钱利益。身份。

美国最高法院在 Zacchini诉Scripps-霍华德广播公司[9] 依靠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隐私保护案例 纽约时报诉沙利文[10] & Time Inc. v. Hill[11] 并认为“隐私权”是个人权利,而公开权又是一种商业权利,其范围比隐私权更为广泛。 

1 2 3下一页
标签

尼基尔·纳伦(Nikhil Naren)

知识产权和信息技术法的热爱者。

相关文章

1 thought on “著作权法规定的人格权”

发表评论